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十五岁的悲怆
十五岁的悲怆
晶晶,你还记得国小和我们同班的罗逸展吗?」梁晶晶看见柳桂云脸上暧昧的神色,还以为她知道自己和罗逸展的事了,不由得慌张起来。「嗯,大概有点印象……」她含糊的说,偷偷看着柳桂云的脸色。

  柳桂云左右张望了一下,才神秘兮兮的小声说:「你知道吗?他要结婚了。」他要结婚了?「他……指的是谁?」梁晶晶脸色一阵惨白,突然听不懂柳桂云说的话。

  柳桂云跺了跺脚,彷佛不能接受高材生一下子变成低能儿似的。「我不是说了吗?我们的小学同学罗逸展要结婚了。」

  骗人,柳桂云一定是搞错了。梁晶晶摇摇头,一副不能置信的模样,她早上才见到他的,他骑着脚踏车来找她,流了一头一脸的汗,他那样辛辛苦苦的,只是为了见她一面,只是为了交给她一封甜甜蜜蜜的信啊。不可能的,柳桂云一定是搞错了,是她搞错了……梁晶晶又摇了摇头。

  「哎呀,你不信就算了。」柳桂云闷哼一声,然后自信满满的说:「你知道,我爸在罗逸展他爸的公司做事,他妈和我妈两个好得不得了,这事还是罗妈妈亲口跟我妈说的。」

  梁晶晶白了脸,却还是不肯相信,一迳的摇着头。「不可能的,他才国中三年级,他还是一个小孩子啊。」是啊,他跟她一样,都还只是个孩子,只是个孩子啊。

  「是啊,谁也想不到,小孩子也会生孩子了。」柳桂云叹了口气。

  什么……意思?「什么叫小孩子也会生孩子?」梁晶晶颤抖的问。

  「就是,你知道的……」谈起男女之间的事,柳桂云也难免支吾起来,「就是,我妈说罗逸展他们学校有个女生怀了他的小孩。」她又八卦的补充说明:「听我妈说,这件事被他们学校压下来了,所以没有几个人会知道的。哎,谁教罗逸展他爸是学校的家长会长,每年都要捐好多钱给学校的,所以连校长都不敢得罪他,这就是有钱人的好处。」

  一瞬间,风云变色了,天地崩溃了,世界末日了,梁晶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找到罗逸展。她知道,他会告诉她,柳桂云所说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他不是一直告诉她,他喜欢她吗?就像她一直喜欢他一样,他们还有共同的歌呢,她记得好清楚的,一闪一闪亮晶晶……

  梁晶晶骗老师说身体不舒服,要提前回家休息,然后背着书包疯了似的把单车骑到罗逸展的校门口。她知道罗家会派人送便当来给留在学校晚自习的罗逸展,罗家一向注重卫生,尤其联考在即,罗爸爸罗妈妈怕罗逸展吃坏了肚子,这些都是他在信上告诉过她的,所以她知道罗逸展会到校门口来拿饭盒的……果然,她看见他了,梁晶晶喉头一紧,她早上才见到他的,可是她发现自己竟然如此想他,全心全意的想他……

  罗逸展提着饭盒,正要转身走回教室,却又突然回过头来,往校门口望了望,然后他看见一个纤纤弱弱、娉娉婷婷的身影从树后闪了出来。他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没想到再睁开眼,那抹娇弱的身影竟然立定在他的眼前。

  「晶晶!」罗逸展惊喜的叫出声,「你怎么来了,今天不用晚自习吗?」梁晶晶听见他的声音,看见他欢喜的神色,突然觉得心安起来。他没变,一点儿也没变,他仍然是她的,她知道她不会看错人的,她不该听信柳桂云的话,她应该要相信他的,就像他一直都相信着她……两个悸动不已的身影,一个高大俊朗,一个娇小柔弱,引来不少好奇的眼光。

  罗逸展回过神,看见周遭指指点点的眼光,于是拉着她,转到校园后面的小山坡上。

  「对不起,」梁晶晶站在罗逸屐身边,小声的说:「我这样冒冒失失的来找你,给你带来困扰了。」

  「没有、没有。」罗逸展拉起她的小手,温柔的说:「我还以为自己想你想得发疯,所以看见了幻影,没想到真是你来了。」梁晶晶忘情的滑进罗逸展的胸膛,交往这么多年,他们一直谈着柏拉图式纯纯的爱,这是他们的身体第一次如此的接近,近得她可以听见他如雷撼动的心跳。

  罗逸展拥紧胸前娇弱的身体,他感觉到她发育完好的柔软正抵着他坚硬的胸膛,刺激着他年少的阳刚,有一种陌生的东西迅速填满了他,他低下头,吻住了梁晶晶线条优美的菱角嘴,纠缠着她口中的馨香与甜蜜。

  梁晶晶没有退却,并且一点儿也不觉得羞耻。她喜欢他,爱他,愿意为他献出自己的全部,她凭着本能张开嘴,吸吮着罗逸展年轻却性感的唇瓣。

  两个年轻的躯体,吻得如火如荼,吻得浑然忘我,吻得一发不可收拾,他们滚倒在小小的山坡地上,罗逸展移开嘴,吻着她细腻的耳后,吻上她优雅的颈部曲线,然后……他颤抖的打开她胸前的衣扣,看见她穿着洁白内衣的美好胸形,罗逸展彻底失去了理智,他拉扯着她的内衣,却解不开来,苦恼的在她胸前喘气……

  梁晶晶红着脸,把小手伸到自己身后,悄悄解开了内衣扣。

  罗逸展感觉到她胸前的松动,不可置信的伸出手轻轻拨开梁晶晶胸前的两片防护,然后着魔的、颤抖的抚上她光华如丝的丰满。

  「晶晶……你好美好美……」他揉着两团雪峰,把自己深深埋在那如雪的凝脂中。

  「一闪……一闪……」梁晶晶在激情的冲洗下,轻轻的呼唤着罗逸展的名字,把他的名字唱成了歌。

  罗逸展听见她的娇喘,突然拉回了神志。天,他不能这样,他不能这样占梁晶晶的便宜,他没有权利,他什么都不能给她……他猛然起身,离开梁晶晶的身体。

  梁晶晶裸露的身体因罗逸展的离开,瞬间打起寒颤,她颤抖的穿回内衣,扣上衣扣,坐在略略倾斜的坡地上,环住自己不停发抖的身体。

  「对不起……」罗逸展将自己冷却之后,坐回梁晶晶身边,一脸悔恨的模样。

  梁晶晶轻轻的偎着他,坦然的说:「别说对不起,我是心甘情愿的。」她并不后悔刚刚发生的一切,她知道自己迟早是他的人,即使身体还不能完全属于他,她的一颗心早就是他的了。

  「你爱我吗?」她不再只说喜欢,因为她爱他啊,虽然她才十五岁,却已能够清清楚楚分辨爱与喜欢的差别。罗逸展看着梁晶晶的脸,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瘖痖的说:「你早知道的,我在国小三年级的时候就爱上你了。」

  「真的?」梁晶晶快乐的咯咯娇笑。是她多虑了,她不该怀疑他的,不该听信柳桂云的耳语,她几乎为自己的多疑而羞惭了。「你知道吗?今天柳桂云告诉我一件很荒谬的事。」

  「是吗?是……什么事呢?」罗逸展艰难的开口,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就是……」梁晶晶抬起头来直视他,却看见他逃避的眼神……她突然害怕起来,对前一刻才信誓旦旦的话怀疑起来。她期期艾艾的开口:「她说……她说……你要结婚了,她说……有个女孩怀了你的孩子……」没有否认,没有解释,什么都没有,只有无休无止的沉默。好象过了一个世纪之久,梁晶晶才听见罗逸展的声音响起。

  「对不起……我不能骗你……」

  梁晶晶张大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原来柳桂云没有说谎,而罗逸展不想骗她,那么……是谁蒙蔽了她?是谁叫她到这里来奉献自己?是谁叫她来这里自取其辱的呢?她以为的一场痴心爱恋,原来竟是一场痴人说梦,原来是她自己骗了自己……

  梁晶晶霍然起身,她要离开这个最初与最后的激情小山坡,离开这个自称小学三年级就爱上她的男孩,离开自己一相情愿的感情。可是罗逸展不放过她,他紧紧的跟随着她,亦步亦趋。

  「你敢再跟着我,我就去死。」她听见自己这么说。

  好熟悉的一句话,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她也曾经这样说过,而且是对同一个人。只是,这一次没有迟疑,没有懵懂,她知道自己真的死了,被她亲爱的「一闪一闪」给刺死了……

  梁晶晶想起妈妈从小到大的耳提面命。

  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他们只会欺骗你,玩弄你,等他们腻了,再狠狠的把你丢掉……

  一直以来她不肯相信的话,原来才是真的。

  「原谅我……」她听见罗逸展恳求的声音。

  我是说,以后如果我犯了什么错,你可以打我骂我,可是千万别再不理我了……

  梁晶晶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她也想打他骂他,可是……他们已经没有以后了,为什么还要花费力气呢?

  「我原谅你……」她停下脚步想了一会儿才接着说:「可是,我不能原谅我自己。」十五岁的声音,在莽莽的小山坡上,响起了五十岁的沧凉。

  即将转黑的天幕里,星星还来不及升起……就已经黯然失色。

  梁晶晶头也不回的走下小山坡,她没有忘记停在树荫下的脚踏车,没有忘记回家的路,她甚至没有忘记那首歌,她边走边哼,只是那歌啊,早已曲不成曲、调不成调,完全走了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