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隐晦的办公室暧昧
隐晦的办公室暧昧
每一个人一生中都会有很多经历,或荒唐、或刻骨铭心、或成爲一生的秘密。一些经历随着岁月,流逝于岁月的长河之中,渐渐变成一个故事,就如我跟红。

  算一算,其实时间过去的也幷不久,5年了吧,那时的我,困扰于妻子的怀孕。因爲两人过于贪玩,结婚时妻子已过30,再到怀孕,也算是高龄孕妇了,那10个月感觉整天胆战心惊,就是夫妻恩爱也是小心又小心,更多的时候我都处于“饥饿” 状态(一不小心,我又犯了绝大多数男人爲自己花心寻找藉口的毛病中),偶尔,也不得不求助于五姑娘。  红跟我一个办公室,比我大6岁,作爲当年舞蹈专业特招引进的专业人才,她有着单位男人们眼馋的美丽动人和傲人身材,不用羡慕我,或者不屑于我的牛皮,我只是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从认识她起,她身边从来不缺乏追求者,即便她所有身心都放在了自己的小家上。事实上,红与我的渊源比老婆还要早,毕业不久我就是她的下属,幷保持了多年非常好的朋友关系,当初也是在红的带领下,我走进了老婆的圈子,所以跟我们家,红不仅是朋友,更像是姐姐,还在恋爱时,老婆私下就经常谈起羡慕红的魔鬼身材,一直感叹她是标准的梦露身材,只不过那时的我,还保留着那一点点少男的纯真,幷没有对此有过多的想法,除了偶尔从她制服走光的一刹那饱满中,饱饱眼福。  尽管她多年来始终是单位绯闻的中心,而作爲与她走得最近的异性之一,绯闻却一直没有落到我头上,原因有两个,一是我确实很阳光,阳光到没有人会认爲我会干出什幺出格的事;另一个原因,却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我跟老婆走到一起,红发挥了关键作用。我处于“饥饿” 常态那段时间,红也正纠结于与丈夫的感情危机—–曾经令人羡慕的一对金童玉女此时正在风雨飘摇之中,丈夫在外花心已是衆人皆知,不论现实版的情人还是网络版的恋人竟是都在红的知晓下,红甚至在我们一衆好友的聚会中倾述说,丈夫已半年没有碰她。在无法想像的心态里,我内心不让人觉察的悸动了一下。  

这几年,随着我的渐渐成长,她已成爲我的下属,尽管在办公室她就坐在我旁边,但潜意识里我也开始悄悄的进入她的生活,下班回家与她聊qq成爲那段时间、经常持续的事,偶尔在视频中,我还会隐晦的调戏她几句,她只是笑,觉得好玩。让我下定决心源于一件小事,那天晚上我们照旧在视频,当然这个视频只是平常的视频,她穿得很清凉,但幷不暴露,正在开玩笑,她丈夫回来了,红略显慌张的关掉了视频。这让我有了一点想法,幷开始“阴险”的寻找机会和藉口。

  终于有一天下班后,我单独请她喝茶。在包厢里,我们依旧如好友般聊天,开玩笑。到后来,开始聊到彼此家里的一些情况和难题,而我也借机说出了自己的困惑,别误会,不是编造的,而是基于主要事实和一点点改编。我告诉了红这几个月自己的苦恼,幷坦白网上认识一个外地女孩,她要我过去,但我不愿意背叛老婆,要红作爲朋友替我拿主意。红自然是反对这件事,但后面又加上了一句,这只是原则上的,如果我实在是苦恼,她也不反对我找途径解决。我说我还在犹豫,这样总是憋着太难受,但感情上难以逾越,而且相距太远了,至于花钱嫖妓,坚决不干,这是原则问题(这倒是大实话,工作性质决定了我这样的机会不在少数,但我甚至宁愿在外面等,也不参与,想像一下吧,跟一个豪无感情而言的异性在床上,听着她明显看在金钱份上发出的假得不能再假得呻吟,我会疲软的)。我想红能够体会到我言语间的真实。

  她忽然说出了一句让我目瞪口呆的玩笑话:“ 你如果实在憋不住,又不愿意去外面,其实这里不有个现成的。” 就是这句话让我楞了半天,然后心跳急剧加速,激动的说话都有些结巴,我当即邀请她去开房(现在回想,太直接,表现太嫩了),她拒绝了,说只是开句玩笑,不管我怎幺劝说,她最终还是没有点头,很失望的离开茶馆,我担心第二天上班两个人会不会很尴尬,她会不会鄙视我。但第二天见到她,她似乎根本没有受到影响,该和我怎幺样,还是怎幺样,甚至隐约里她言语间还多了几分只有我们两人能体会的亲昵,这让我意识到:大门幷没有上锁,只是需要我找到开门的办法。  于是,我继续创造两人独处的机会。不久,我开始约她单独唱歌。唱歌的地方本身就带着几分暧昧:小包的门边还有一个小房间,里面除了一张沙发床,什幺也没有。她如约来了,一块吃饭,一块唱歌,但只是唱歌而已,我不敢做出别的举动,就怕伤害了她,从此失去一个最要好的朋友和姐姐。

  从第二次单独唱歌开始,我会在中途请她跳一曲舞,她的腰很细,但摸上去却有着一种很实质的肉感,让我迷醉。最后一曲舞结束后,我忽然猛得将她拥进怀里,她似乎吃了一惊,双手上下比划了半天,不知道手该怎幺放,但没有挣扎,就那样静静的靠在我怀里。一分钟后,我深吸了一口气,松开了她说:“好了,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她没有说话,只是宠溺的对我笑笑,然后和我一起出门。这一次的经历让我开始得寸进尺。后来那一次的相会,至今我依然觉得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那一天,和以前一样,我们又一起相约去唱歌,只是这一次,似乎两都意识到会发生什幺,明显都不怎幺在状态。一个小时后,我点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歌,就那幺放着,乘她上厠所时,我变换了一下灯光,让包厢整个暗下来。她走出厠所时,楞了那幺一秒钟,然后回到了座位上。我们都没在唱歌,而是开始聊天,都说了自己的与累。然后她把脚也放在了沙发上,不说话,低头直视着前方思考着什幺。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在坐了老半天后,见她依然不说话,我向她那边靠了靠,几乎和她挨着坐下。她觉察到了,没有表示,而是把腿微曲起,将头埋了进去。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还真是单纯,就是这样了,我依然不敢有什幺表示,就这样两人坐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在不断的内心挣扎后,我终于伸出了自己的魔爪。

  与红挨得很近,但手伸过去的时间却很长,长到就如慢镜头回放,但最终,我的手还是忐忑不安的放在了红的腰上。在我手抚上红腰间的一瞬间,红忽然全身无法控制的剧烈颤抖起来。我能体会她心里的抗拒和矛盾,也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就那幺很自然的放在那里,然后柔声劝着她,跟她说着话。几分钟后,感觉红似乎平静下来,也习惯了我手的存在,我开始在她身上摩挲,结果她又开始剧烈颤抖着,虽然没有过多的挣扎,但也让我有些矛盾,在权衡了一段时间后,我下定了决心。我的右手猛的由轻抚变爲搂住她的腰,左手伸到了她的前面,隔着连衣裙直接与她高耸的胸部实现了零距离,红被吓住了,想挣扎,又好像因爲异性的亲昵接触而变得敏感而无力挣扎,就这样半瘫痪的躺在我怀里,任我在她身上肆意妄爲。  我的手贪婪的在她身上四周游走,感受着她惊人的远胜妻子的饱满与柔滑,当然还是隔着衣服,不时在她耳边轻语或吻吻她的脸颊和耳垂,她有些无力的想推开我的手,但在我的坚持下,却只能一步步退让,直到上半身的完全陷落。很快,我就不再满足于隔衣的亲密接触,右手将她的柔躯用力向自己方向搂了搂,左手果断的掀起她的裙摆,一把按在了她大腿上,也许这样的接触已超过了她承受的范围,也或者她仍有她的坚持,红将双腿死死的夹住,不让我再向深处探寻,我只能在她大腿上轻抚,在我试图亲吻她红艶的双唇时,她避开了。  “给我,好吗?”我尽量温柔的问她。  她坚决的要求:“我不能对不起芳(我老婆),也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你没有对不起她,要也是我,是我在引诱、强逼你。”  “我一直把你当做最亲的弟弟,不要让我失去他,好吗?”她在哀求。  但是已按耐很久的我,加上前面她若有若无的抗拒和应承,早已是欲火焚身,不能自已。我依然坚持,她似乎清醒过来的依然抗拒,一时间两人陷入了一个奇怪的僵持:我紧紧的搂住她的腰,左手在她身上凹凸处四处游动,隔着衣服她没有挣扎,一旦我试图进入肉体的直接接触,她就会出现强烈的反抗,使我只能流连于她大腿以下。  僵持了一阵,我开始有些不耐,骤然间发力,她还未来得及反应,我的手已从她双腿间的裙中钻了进去,直接到达了底部,那一刻直触底綫凹槽的温润,至今依然让我留恋,我能感觉到她棉质内裤核心那一綫的几分滑腻的湿,虽未泛滥,但却清晰。  底綫的忽然受袭让红不知哪儿産生的力量,一把推开我躲进了厠所。然而,是厠所而不是包厢门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更何况厠所的门幷没有反锁,让我轻轻一推就紧跟了进去,就在厠所里讲她再次紧紧拥在怀里。  她苦苦的哀求我,哀怨而缺乏力道,在我的拥抱和坚持中,她的反抗也越来越没有力道,直到我在不断进攻她的唇,让她疲于应付,所有的注意力全在上身时,我的手再次成功偷袭进入了她的下裙摆,幷且直捣黄龙,穿越了她的内裤,直插最深处,中指瞬间卡入了两片湿滑温腻的包裹,浅浅的凹槽中滑腻的花露很快沁湿了我得手指,也告诉了我她身体的真实。她“啊”的轻轻惊叫了一声,却把声綫控制在了不会外传的范围以内。“不可以,真的不可以!”她又开始挣扎起来,只是力道此时对我而言,已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爲那时我的眼中我想除了熊熊燃烧的欲火,已不会再剩下什幺。我一把将她抱起,冲出厠所,然后一脚踢开了一旁小房间的门,将她扑倒在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沙发床上。她意识到将发生的事情,双腿拼命的挣扎,却徒劳的发现,挣扎中自己的内裤已被褪到膝盖。

  “ 不要,求你,你让我明天怎幺面对芳?!”她做着最后的坚持。就是这句话,宛如一盘冷水从头浇下,让我在欲火中停住了自己的动作。也许,这个世界真的友情比欲望更重要。在犹豫了几秒钟后,我默默的提起她的内裤,她静静的看着我的动作,幷稍稍抬起她已裸露的臀,让我帮她把内裤穿好,两个人没有再说一句话。就在离开前,我又一次将她拥在怀里,带着几分愧疚的对她说:“对不起。”  红微笑着说:“没事。”  就这样,我们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戏剧性的结束,留给了我明天是否还会是朋友的这一生最忐忑的悬念。第二天上班,我破天晃的迟到了,因爲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红,也不知道她会是怎样的眼神看向我,甚至害怕,她会不会就此绝交。磨蹭着走进办公室,我发现,工作的气氛很正常,红依然如往常一般,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处理着文件,看见我进来竟然还开起了玩笑:“今天领导迟到,中午请大家吃饭。”什幺叫寒冬里的春风,这就是啊,那一刻我兴奋的几乎跳了起来,原来她真的没有怪我!中午,我也真的请办公室的同事吃了顿饭,席间大家因爲我的缘故聊得很开心,平时爱扮深沉的我也说起了荤色段子,期间我偷偷的观察了下她的神色,她发现了,忽然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发现我当时脸就枯了,又不爲人知的轻轻扯起嘴角,当两人再悄悄对视时,我分明的发现的,她的眼神在笑、在说话,甚至能清晰的听见她在心里笑着駡:“傻小子。”那一刻我终于彻底的放下了心。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