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叔嫂通奸是要浸猪笼滴
叔嫂通奸是要浸猪笼滴


3天前,老公因为公司临时有事需要去外地一趟,所以拜托蓝郁去机场接一下刚刚大学毕业的程志,他的弟弟。小伙子21岁刚过没多久,念的工商管理,几个月前大哥叫他毕业了就来自己的公司帮忙打理一下。因为是自己哥哥的公司,做起事来比较有激情点,恰好又能和自己学的专业稍微对口。所以程志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这毕业刚没几天,只是回老家看了看父母,他就赶紧乘飞机飞了过来。

  蓝郁打量着迎面走来的只是在婚礼上见过几天的弟弟。来人个子高高的估计在1米80以上,身材不胖但看起来很有力量。跟自己老公不同的是,这家伙生的浓眉大眼,长期的户外运动使他的身体时刻都散发着男人独有的阳光气息。

  小伙子刚在蓝郁面前站定就乖乖的叫了一声嫂子,而后挺了挺快要滑落下来的背包,看着面前这个漂亮的不像人的女人继续说道:「等很久了吧,有没累着?」蓝郁将飘散在前额的发丝拢到耳后,笑着回答:「还好,刚来没多大会儿。

  」

  「现在我们回家么?」

  「嗯,给你整了个房间。」蓝郁走到车边打开了右车门,回头说道:「走吧,回去做面条给你吃。」「我来开吧嫂子,现在路上没多少人,正好练练手。」「行」蓝郁笑了笑「如果你熟悉路的话,你来好了。」红色的小车行驶在宽阔的公路上,蓝郁看着窗外倒过的一块块彩色招牌,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程志闲聊着。像今天这样跟一个不算太熟悉的男人共同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这些年来还是头一次。蓝郁总觉得有些尴尬,谈话也显得有些漫不经心,总是程志说一句她就回一句。

  程志一边开着车一边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打量着身边的漂亮女人。两年前帮大哥筹备婚礼的那几日,这个准嫂子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就看上了她。虽说只是第一次见到,但由于大哥的关系,他可以顺理成章的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替她忙前忙后。程志知道,自己很喜欢这个女人,哪怕她马上就要成为自己大哥的老婆。

  在学校里程志是很受女生欢迎的,性格木讷的他本没打算在大学里就开始交女友。是蓝郁身着纯白婚纱时的样子改变了他。婚礼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脑子里总是无来由的便浮现起满脸羞涩的蓝郁准备迎接丈夫亲吻的那一刻。她的一言一行、一眸一笑,不知不觉的让程志陷入了对这个女人的思念里。他无法自拔于是就想着用其他女人来代替她,所以他不停的接受女人,一个又一个。感情是没办法用其他人来顶替的,越换就越想她,不停的想她。

  等到终于熬完了大学的最后2年,他便迫不及待的奔向自己的大哥,大哥那里不仅仅有适合自己的工作,还有自己深深念着的女人。

  前些天他从老家父母的口中得知,大哥好像有了外遇,他们两口子一直在闹着别扭。只是花了一点点的时间他便得到了大哥在家外还有其他女人的事实。也许这才是他过来的真正原因。无论如何,能每天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也是很不错的。他下意识里不去考虑就算自己来了又能做什么,会有什么结果这个问题。去他妈的结果的吧,他就这样告诉自己。

  蓝郁总觉得程志在看着自己,于是偏过头正好撞见他偷瞄自己的目光。两秒的对视,蓝郁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赶紧转过身子继续看窗外那些不知所谓的红绿招牌。

  从侧面看上去,蓝郁的脸蛋红扑扑的。长长的睫毛略微向上弯曲随着目光的波动一眨一眨的非常迷人。程志感觉自己的心也被她的睫毛眨了一下,紧握方向盘的手直打哆嗦。汽车在路面小晃了晃,吓的蓝郁赶紧抓住了窗上的扶手。

  两个人都在心里打着鼓,沉默不语。就这样慢悠悠的回到家里。

  房子是结婚时新买的,程志上回来过一次,是个上下近300平的小复式。

  装修是按照蓝郁的性格来的,素洁又不失典雅。

  给程志的房间早就整理好了,在楼上他们卧室的对面。知道他是来长住,房间里的一切都是新买的。从房间物品的选择摆设来看,应该是蓝郁一手操办的,整体效果很符合蓝郁的个性,都是那么的淡雅、洁净。

  蓝郁为他准备吃的去了。程志坐在床上抚摸着洁白的床单,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一会儿,他便站起来着手整理随身物品。一切收拾妥当后他走下楼来到餐厅门口。静静的看着里面那个正在为他准备晚餐的女人。

  小城位于南部沿海,虽然才刚刚进入春季不久,独特的地理条件使得小城的气温让人们一点也不会感觉冷。

  浅灰色羊毛裙紧贴着蓝郁迷人的身躯,裙摆落在膝盖往上一点点的位置。只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腿裸露在裙下。挺翘的臀部随着她手臂的动作跟着来回摆动。

  肩部到臀部再到小腿,完美的曲线就这样被呈现出来。

  程志就这样看着,很想上去搂着她好好的把玩一下。这是他第一次能在这么近的距离欣赏着蓝郁的身体,虽然只是背部,这也足够让他呼吸逐渐急促,连下身的某个部位也变得不安分起来。

  蓝郁知道他已经在门口站了老半天了,手中的事情早已做完,但她不敢转过身去。她不明白自己在怕些什么,只能这样僵立着。气氛慢慢暧昧起来……其实蓝郁对他还是很有好感的,虽然只接触过几天,但回想起以前这家伙乐哈哈的跟着自己时的场景,她就觉得好笑。

  蓝郁从壁橱里捏出一双筷子,轻轻的在盛满面条的瓷碗上沿敲了几下,而后转过身面向他。

  程志被敲击的声音拉回现实,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

  「还愣着干嘛?出去把面条吃了,都快凉了」手捧着带有隔热垫的瓷碗,蓝郁表情微怒的吩咐道。

  程志腼腆的笑了笑,走到外面餐桌上找了个位子坐下来,等到蓝郁把面条放在自己面前,便不紧不慢的开始吃着面条。

  蓝郁的面条做的很有味道。蛋花、雪菜、肉丝密密麻麻的混合在汤汁里。由此可见做这碗面她还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你不吃吗?嫂子」程志好奇的问着坐在对面正看她吃面的蓝郁。

  「我不饿,对了,你别叫我嫂子,听起来很别扭。」「那叫什么?」

  「随便……要不,你就叫我姐吧。」

  程志痛快的点点头,很干脆的叫了声姐,低下头继续吃他的面条。

  看着面前的这个大男孩,蓝郁不由的想起以前和老公刚刚认识的那段日子。

  老公那时候好像就跟现在的程志一样,总是偷偷的在看自己。可现在……他已经好久没回家了吧。

  见蓝郁渐渐皱起的眉头,程志关切的问她怎么了。蓝郁摆摆头没说什么,只是叫他快点吃面。

  「听我爸说,最近你跟我哥吵架了?」

  蓝郁没有回答,只揉了揉额头,然后站起来对他笑了笑。

  「姐?」

  「没事,你吃好了就去洗个热水澡吧。把碗就放这里回头我来收拾。记得早点休息。」蓝郁转身走进客厅,半倚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程志看了看窝在沙发里的她,很想对她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只能三两下干完了面条,将碗筷拿到厨房洗干净了放好。接着又去楼上拿了套干净内衣,走进楼下的大浴室里。

  蓝郁百无聊赖的胡乱更换着电视频道。她根本没多大心思去看电视,想着程志刚才问他的问题。这大半年来的生活过得越来越无味,老公开始只是对她不咸不淡爱理不理,而后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特别是最近几个月他根本就没回过家,连电话都没打来几个。

  自己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过性生活了,窗边抽屉里的那盒套套好像还是三个月前买的。以后就一直这样过下去吗?她不是没试过自己弄,可每次还没弄几分钟呢就不想在弄下去了,她觉得这样做实在是没多大意思。

  不远处的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蓝郁想起这个弟弟就头痛。老公不回家,家里就两个人,这怎么好相处呢?如果放在以前她根本不会去想这么多,可现在的自己已经好久没得到老公的慰籍了,还要天天面对那个成熟的小男人,这绝对是一种折磨。长时间这样下去她很怕会出乱子。

  水声慢慢变小。蓝郁上楼拿了套睡衣,准备等他洗完出来自己好去洗。就在下楼的时候,刚好碰到赤裸着上身只穿着平角内裤的程志,从浴室走出来。

  不得不说程志的体形生的十分好看,身体各处的肌肉都被锻炼的结结实实的。他就这样杵在那里,浑然不觉自己是半裸着的。

  他不是故意的吧?蓝郁在心里嘀咕着。看着那个只穿了一条内裤的男人,她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就红了,发着烫。忍不住往对方的下身瞄了几眼,鼓鼓的非常大的一团。她的脸更红了,就像那熟透的蜜桃一样,仿佛被人随便捏一把就会滴出水来。

  程志也懵了。看着蓝郁羞涩迷人的样子,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她,身体里渐渐泛起一团火热。

  蓝郁清了清喉咙,紧抱着怀里的衣物,低着头一步一步走下楼。

  看着朝思暮想的美丽女人向自己这边走来,程志的心跳加快了许多,心底的欲火失去控制的串了上来。去他妈的,程志深吸了口气,迅速往前踏了几步,一把将蓝郁搂进怀里。

  蓝郁此刻心里还在犯嘀咕呢,冷不丁的被人拖进怀里,顿时吓了一跳。当她刚抬起头就只见一张大嘴向自己印了过来。

  蓝郁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嘴唇被对方封的死死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他亲了我,他亲了我!蓝郁心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突然感觉一只大手从自己的腰间抽出,绕过腹部一直向上,直到自己的胸前的那处丰满被握住,还捏了几下。

  「啊…」蓝郁终于回过神惊叫一声,使劲的将面前的男人推开,双手捂着胸口惊慌失措的跑进前面的浴室,『砰』的一响,重重的把门关上。

  打开淋浴,水洒向她的身体,逐渐浸湿了裙子、内衣。她紧靠着墙壁慢慢蹲了下去。此刻她的心情非常乱,脑子里反复出现着刚才被侵犯的情形。怎么会这样?那可是她弟弟啊!低头看看自己高耸的胸脯,上面似乎还有被那只手捂住的感觉。该死的…亲就亲吧,还被他捏了一把。

  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糅合在一起,她发现自己的脸上全是泪水。为什么会哭呢?她懒得去整理自己的心情,放开环抱胸前的双手托住脸庞,大声哭了出来。

  客厅里,程志站在浴室门外,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哭声,他赶紧锤锤门叫道:「姐……」里面不说话,只是不停的哭。

  「我错了,姐……,你别哭了好不好?」

  「滚……」回应他的只有一个字。

  程志隔着门对里面的蓝郁大声说道:「你开心吗?问问你自己!」见里面没什么反映。他自嘲的笑笑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说:「我倒是挺开心的。」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他朝里面大喊:「你知道我哥在外面有女人了吗?」听到这句话,蓝郁仿佛被电流刺激了一样,浑身抽抽。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从某些迹象来看的确可以看出她的丈夫有了外遇。但只要一天没被自己发现,她还是愿意相信老公是爱自己的。但在刚才……门外那个讨厌的男人将她手里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夺走了。他是老公的弟弟,他说的话已经无限接近于事实,这下让蓝郁不想接受也不行。

  蓝郁起身冲到门边,一下拉开大门。歇斯底里的对着程志大吼:「滚……」蓝郁浑身都是湿的,沾水的毛裙紧裹在她身上,让她的胸越发显得挺翘。程志只瞄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下去,将目光移到她的脸上淡淡的说:「我哥和他女秘之间的故事已经不算新闻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噢……也许你知道,但你不肯承认它。」蓝郁没说话,抹了把眼泪轻轻推开他,木然的走到沙发边坐了下去。水珠顺着她的身体流落到沙发上…程志走过去坐在她身边,看着那微微颤抖的娇柔身躯,心里很痛。他想抱着她,却没这个勇气。无奈的叹口气说:「我有一个很俗套故事,你想听听吗?」「……」「从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被你迷住了。那几天我老跟着你,是因为我想看见你…」「……」

  「我爱你,可惜你不知道。因为他,我把你藏在心底不敢告诉任何人。为了忘记你我伤害了很多喜欢我的女人,最后还是失败了。因为你在我心里没有人可以代替。」「的确很俗。」蓝郁淡淡的说:「可我已经嫁人了,那个人是你亲哥!」「那又怎么样?如果你们跟以前一样,我什么都不会做,能来这里看看你就可以了。可现在不同了。」「我是你哥的老婆…」

  「去他妈的,我不管那么多。我哥对我好、对你不好,我喜欢你、我要对你好,管你是谁的老婆!」

  「无耻…」蓝郁哭着大吼起来,使劲捶打他的肩膀。「你跟他一样,无耻…」随她打哭打了几下,程志猛的抓住她的手,一把搂进怀里紧紧抱住。任由泪水滴落在自己赤裸的胸膛上。

  哭声渐渐停了下来,蓝郁从他怀里挣脱,抹抹湿漉的头发,抬头看着他说:

  「你喜欢我?」

  「很喜欢…」

  「你想要我?」

  「很想…」

  「你很无耻!」

  程志笑笑,说:「我还能更无耻一些。」将她拉近,一头吻了下去。

  小嘴被堵住了,蓝郁『唔,唔』的挣扎了会儿就懒得再抵抗,想怎么样随便他吧。

  蓝郁不是个不安分的女人。从小被细心呵护的她受到的都是最好的教育。出生、成长、学习、恋爱一直到结婚,都走的十分顺利。然而就在刚才,她亲耳证实了一次背叛。程志问自己开心吗?废话,如果开心又怎么会难受。

  无耻?既然他们都可以这样,为什么我不能?矜持在他们眼里一文不值,我还要它做什么?

  要丢就丢的彻底些吧!蓝郁怨恨的使劲咬了咬程志的嘴唇,又用舌尖舔了他几下,缓缓将自己的舌头送进对方嘴里……
  感觉到蓝郁送到嘴的舌尖,程志的心都块跳出来了。多少个日夜的梦想啊,自己终于得到了。贪婪的吮吸着她的小舌,两道红色波浪在双方嘴里来回翻滚,他们似乎都想把对方口中的汁液融进自己身体里,那么的缠绵、疯狂。

  程志火急火燎的除去蓝郁早已湿透的线裙,只留下一件纯白抹胸和一条粉色蕾丝内裤。边亲吻着边用右手揉搓着她那白嫩的丰挺乳房。

  蓝郁按住那只在自己胸部肆虐的大手,小嘴离开他的嘴唇吩咐道:「别在这里,上楼去!」程志点点头,起身抱住她上了楼梯。蓝郁看着他起伏的胸膛,心跳的很快。

  上一次被老公这样抱着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她想了想,自己还真是没用啊,这么轻易就让人为所欲为了。

  把蓝郁放到自己床上躺好。程志呆滞的看着面前这个被自己视为女神的女人。他分不清现在是梦境还是现实,她就在自己身边,半裸着。他很害怕这是一场镜花水月,终究会被化作午夜梦魇。

  蓝郁支起身子,慵懒的倚靠在床背。感觉眼前的这个大男孩似乎有些异样,嘲笑的说:「怎么了,害怕了?」程志摇摇头,俯身抱住她极具魅惑的大腿,将脸贴上去摩挲着。

  蓝郁没去管他,只是幽幽的说着:「现在让我离开还来得及,免得将来我们都会后悔。」程志放开大腿往她上身移动,将脸贴到她的小腹上,然后是胸脯上。

  「既然有犹豫就放开我,我们这样不行的,我是你哥唔……」程志用嘴堵住了她还没来得及说完的话,左手环到背后抱住她,右手隔着薄薄的抹胸抚摸着她丰实的胸脯。

  额头、嘴唇、耳垂、脖子、锁骨。程志用嘴上下亲吻。用力将蓝郁的胸衣撕开后,一对丰腻白嫩的娇乳像两只小兔子般从里面跳了出来。程志握住它,看着它因为手的揉捏而不停的变化着形状。她樱桃般大小的乳头粉嫩粉嫩的,用手指挤压几下就慢慢硬了起来。俯身将它含住,程志的舌尖在上面轻轻滑动。

  「嗯……」蓝郁不由的呻吟出声来。睁开迷离的双眼,程志把玩自己的娇嫩乳房的画面映入眼帘。她下身紧了紧,感觉有一股热流在阴部流淌,浑身打了个哆嗦。双手将他的脑袋搂在自己胸脯上,小嘴微微张开,轻轻的说:「吻我,别停…」将左手从蓝郁身后取出,中指从两峰开始划着曲线向下滑动。划过肋骨、肚脐、小腹缓缓向下,直到在那条柔软的粉色蕾丝上方停住,将它挑开,手掌探了进去。

  「唔……」乳头及阴部带来的快感使蓝郁全身的肌肉绷的紧紧的。她真希望这一刻永远这样下去。她现什么也不愿去理会,只想贪婪的享受着。「嗯……嗯……」成功将蓝郁欲火挑出体外的程志挪了挪身子,双手在各自进攻的目标上揉捏了最后一下,恋恋不舍的收回来将蓝郁的臀部托起。细亮的黑色绒毛透过微湿的内裤显现出来。

  将她的内裤退下,可让男人堕入深渊的黑色地带展现在程志的面前。蓝郁的阴部很美,嫩红的小阴唇像两片羽翼般伸展开守护着下面的神秘所在。将它们拨开就能看见蜜穴因为无尽的快感一张一合的收缩着。时不时还有几滴粘稠的液体从洞口往外流。阴唇上方的浅沟处,黄豆大小的阴蒂调皮的躲在里面。程志用中指挑了挑,蓝郁的阴蒂便从浅沟中探出头来。

  程志向着蜜穴吹了口热气,用舌尖将小樱唇拨伸开后一下含在嘴里。

  「啊……」蓝郁的呻吟声立刻高了几度。一只手在不停的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另一只则使劲的揪着程志的头发。

  「嗯……嗯……啊……」蓝郁忘情的叫着。妩媚的声线狠狠的刺激着程志。

  他揉捏着蓝郁的翘臀又用力往上抬了一点,把脑袋埋在她两腿之间兴奋的抵舔着舌尖所能接触到的一切。

  蓝郁疯狂扭动着身体,两只乳房随着她的动作波浪般的左右晃动。好美的滋味啊,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冲向肌肤表面,原本白皙的皮肤变得越来越红润。几分钟后蓝郁感觉他的动作慢了下来,于是睁开双眼正好看见程志挺立的腰身看着自己。他的跨下胀鼓鼓的,紧身的内裤将那根东西的粗大线条完全被勾勒出来。蓝郁想象着即将到来的时刻,水润的双眼越发显得迷蒙。

  程志见她睁开眼,轻声问了句:「现在可以吗?」蓝郁抓住他的两只胳膊,闭上眼点了点头,把头靠在床靠上等待他的进入。

  程志脱下内裤,挣脱了束缚的肉棒立马翘立起来。用她的外阴。而左手压着她的小腹,伸出中指挑逗下面的阴蒂。等龟头沾满了来自蜜穴的液体,腰身一挺慢慢插了进去。

  「唔……啊……」粗壮的东西将蓝郁的蜜穴塞的满满当当。那股久违的酥麻感瞬间游遍全身。

  「姐…好紧啊!」被火热的嫩穴紧紧包住的肉棒在蓝郁身体深处颤抖着,程志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女人的阴道竟有如此紧致。

  「慢点…你的太大,我怕会痛。」

  停下动作,程志看着她,满是心疼。左手更加温柔的捻着她的阴蒂,希望借此缓冲下蓝郁的痛感。

  「过会,等我适应了,你再进!」

  「嗯…没关系。」

  蓝郁挪挪身子,感觉好了些,双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娇羞的说:「现在…嗯,应该可以了。」试探性抽插几次。看她并没有太大的反应,程志放下心,加大力道快速抽动起来。

  刚开始时的火辣疼痛感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酥麻。粗大的肉棒一下又一下的冲击自己的蜜穴,加上阴蒂的刺激,此刻的蓝郁很想将得到的快感大声喊出来。但她拼命的忍住只是紧紧咬着下嘴唇,从鼻子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

  「舒服吗?姐。」

  「嗯……嗯……」

  「我感觉好舒服。你的太紧了,还很烫。」

  「嗯……嗯……」其实蓝郁很想叫他闭嘴,但又怕一开口自己会忍不住喊出来。

  几分钟过后,程志趴在蓝郁身上。「姐,我…我忍不住了。」蓝郁是他想了好几年的女人,初上战场又是那么的紧致,所以连十分钟都没坚持到他便有了射精的冲动,可叹的是他们连姿势都还没来得及换。

  在这种时候没有哪个女人会愿意对方放弃,可况她还是憋了很久的女人。蓝郁不管他,使劲的摆动屁股,想让快感来的更猛烈些。这下可更让程志忍不住了,他死死的挤压着蓝郁的乳房,阴茎在她蜜穴里连连颤抖着射了出来。

  灼热的精液冲进蜜道深处,蓝郁爽得直往上弓身子,直到过了好一会儿才放松下来在床上躺好。

  程志看着她绯红的双眼,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对不起,我一时没忍住。」蓝郁仰起脖子亲了他一下,将他的脑袋按在乳房上轻声说:「没事,这样也够了。」「那你舒服吗?」

  「嗯…」

  将阴茎抽出,精液从蜜道中流出来粘在床上。程志爬到床头从背后楼着她的腰,亲吻着她的肩胛问:「还要吗?姐。」蓝郁侧过头,搂着他的脖子说:「还可以吗?」「换成别的女人肯定是不行的了。你不同,我想要你,不管什么情况!」「嗯…」蓝郁转过身将他按在下面翻过去跨坐在他大腿上,用手将他的肉棒撸了几下。待到逐渐挺立起来,她说:「既然你还想要我,那就来。」说完便将手里的东西扶正对准,抬起臀缓缓的坐了下去。

  火热紧致的感觉再度袭来,程志一手一只握住她上下颠抖的乳房用力的揉搓。

  身体略微后仰,蓝郁将手撑在他的大腿根部。此刻从她的角度看下去,刚好看见程志的阴茎在自己身体里随她臀部的动作进进出出。

  这个姿势也太赞了,只要稍稍挪动下脖子,双方就都可以看到性器交合的画面。这可比看毛片真实直观多了。

  享受着蓝郁主动带来的刺激。程志弓起身将她往怀里拉了点,双手握住她的乳房缓慢揉搓。乳尖从手掌虎口处探出头来被程志含在嘴里用舌头挑逗着。

  「啊……」感觉到乳头上的火热,蓝郁不住的呻吟:「嗯……很舒服,别停。」随着腰臀的上下运动,肉棒在她身体里剧烈抽送,每一下都牵动着蓝郁潮水般的快感。

  「唔……唔……唔……」

  过了会程志将她从身上扳下,让她保持跪趴的姿势。握住自己的阴茎从蓝郁的后面插了进去。

  背入式会将女人的阴部紧紧的挤凑在一起,就算是阴茎不算大的男人都会感觉很爽,更别说程志这种可以被称为极品的粗大东西。蓝郁癫狂了,她感觉自己蜜道的每一寸肉壁都被他贴的紧紧的。每次的抽插都能让她像荡秋千样,被刺激到顶点落下来再刺激到顶点。

  「好大,唔……快一点。」

  「姐,你的很紧、很软还很烫。我的完全被吃进去了,好舒服。你呢?」「嗯…很舒服……别说话,用力点。」「那你以后还想要吗?」

  「嗯……别以后,等会我就还要!」

  狠狠的插了她几下,程志说:「那你做我老婆。」「喔……啊……啊……」看他不回答只是不住的呻吟,程志强忍着动作停下来看着她不停摇摆的翘臀说:「你做我老婆!」「别停……小志继续,我快来了。嗯……别停。」「那你做我老婆……」捏捏他柔软的屁股,程志不依不饶的说。

  快感慢慢跌落下来,蓝郁的神志也恢复一丝清醒,喘着气说:「我是你嫂子。」「不……」程志朝她白嫩的屁股拍一巴掌,对准洞穴狠狠的捅了进去,一边疯狂的抽送一边大喊道:「你是我的,他不爱你了,我爱你,我对你好,你就是我的。」突然受袭的蜜道不由得一阵收缩,蓝郁爽快的发疯。「唔……唔……」程志想着她说的那句话,越想就越觉得火大,怒气冲冲的攻击着她的蜜道。

  啪的又是一下打在她屁股上。「说,你是我老婆……」高潮临近,蓝郁还真怕他在此刻停下来,理智已经被一波波的快感摧毁殆尽。她没办法再去思考程志在说些什么,扭动着已被扇红的屁股无声的祈求他能快一些再猛一些。

  「啊……快点,求求你……快来了,来了。」

  「你是我老婆吗?」

  「是是,你说是就是,啊……啊……」

  「那你叫我老公!」

  「老公,老公,爱我,我快来了……」

  程志心中一阵大喜,抬臀拉出然后用尽力气再插进去,如此反复着说道:「多叫几声。」

  「老公,老公,啊……老公,老公!」蓝郁抬起脖子仔细享受着下身收缩到极致的快感。

  虽然是第二次,但蓝郁的味道实在是常人不能忍受的。程志的阴茎不停的颤抖,他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了,于是抱紧她的屁股开始冲刺。「老婆……我也快了,快说你爱我。」「啊……我爱你,爱你,啊……爱死你了。」

  随着最后几下抽送,精液从阴茎里喷出,冲击到蓝郁蜜道深处,跟着是蓝郁阴部蜜液的回应。双方的分泌交织在一起,逐渐融合。

  「啊……啊……啊……」灼热的精液将蓝郁全身的每一根触觉神经都激活了,娇柔体表下的所有肌肉都紧绷在一起。久违的高潮终于来了……程志抱着她的屁股将头靠在软腰上,闭着眼感觉着梦想中的女神带给自己的无尽酥麻。呐呐的说:「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我想……我是真的!」

  【完】